安东森:下一个“丹麦金童”? 自认还不及安赛龙

安东森:下一个“丹麦金童”? 自认还不及安赛龙
2019年02月21日 07:38 申博游戏注册
安东森 安东森

  球场上的安东森总是那么引人注目,除了北欧人标志性的金发碧眼,还有额上的发带。近期,他三夺丹麦全国锦标赛男单桂冠,还在印尼大师赛上拿到个人首个高级别赛事冠军。成绩的背后是巨大的努力,因为这位年仅21岁的男单近年饱受偏头痛困扰。

  辍学只为训练

  由于父亲在丹麦一家羽毛球俱乐部工作,安东森6岁就开始接触羽毛球。正式学球时,安东森遇到了当年和赵剑华并称“四大天王”的丹麦男单名将弗罗斯特,开始了随名师训练的日子。2008年,年仅11岁的安东森入选丹麦青少年羽毛球队,展现出很高的天分。

  “要我练”和“我要练”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层次,安东森属于后者。上中学的第三天,安东森就因为学习占了太多训练时间而主动辍学,一心一意投入到羽毛球运动中。家人和朋友都说他得上学,但执拗的安东森一点也没听进去,一意孤行。

  少年时期的安东森虽然有天赋,但身体条件并不出众。北欧人有身高臂长的优势,但安东森到了16岁,身高还不足1.50米,这让他和教练都有点担心。弗罗斯特退役后一直从事青少年羽毛球培训工作,他这样点评以前的安东森:“他很有天赋,但当时实在是有点矮,他需要比别人多跑很多,在其他方面更努力,才能追上去。”事实证明,大家当时的担心是多余的。到了17岁,安东森的身高开始狂飙,现在已经是1.83米的“标准男单身材”了。

  “还不足以和安赛龙相比”

  2015年,不满18岁的安东森在欧洲青年锦标赛中首夺男单冠军,成为丹麦国内名噪一时的男单新星。到了2016年年底,他开始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。2017年,才开始打超级赛的他在一年内三次打进超级赛的四强,要知道,当时的超级赛等于现在的超级500赛,含金量也是不小的。

  虽然2018年的成绩并不理想,但进入2019年,安东森在第一个月就收获颇丰。在1月举行的印尼大师赛中,非种子身份出战的安东森一路战胜孙完虎、李梓嘉、乔纳坦等晋级决赛。在决赛中,他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战胜状态火热的桃田贤斗,夺得自己的第一个高级别赛事冠军。他直言无法忘记这场胜利,到现在还会上Youtube网站回看这场比赛,这样的开年是美妙的。

  一周后,他连续第三年夺得丹麦全国锦标赛男单冠军。2月中旬的欧洲团体锦标赛,丹麦队顺利卫冕,夺冠过程中,维克多和安东森轮流上阵,甚至丹麦媒体开始质疑起维克多的状态,发文建议让安东森多上场。在决赛中,丹麦队派出的男单正是安东森。

  近期这些成绩加起来,甚至要比已经贵为世锦赛冠军的安赛龙还耀眼。一时间,丹麦国内对安东森的报道多了起来,大家觉得又一位“丹麦金童”要诞生了。对此,安东森表示自己还不足以与安赛龙相提并论。他说:“我的成绩不如维克多(安赛龙),他有五次重大胜利,还是世锦赛冠军,而我只有一个超级赛冠军。”

  偏头痛的折磨

  近几年,安东森一直饱受偏头痛的折磨。每当发作时,他就会头疼、恶心、呕吐,还会持续数小时。安东森说:“病发时,只是偶尔视线模糊,一会儿就过去了。但之后会突然恶化,甚至看不清眼前的东西。之后就会头疼得很厉害,然后呕吐。”

  每当病发,安东森的整个训练计划就会被打乱。2018年备战汤姆斯杯时,安东森就曾因此而缺席了一段时间的训练。可以说,他最害怕的不是对手,而是偏头疼。丹麦队总教练乔纳森也非常担心这个问题,他和团队都在努力研究怎么去应对安东森的病。他说:“有了之前的经验,安东森和我们慢慢摸索到当中的关键和规律。我当然希望他不再发作,但如果下次不幸发作了,我希望我们能用1到2天去调整,而不是以前的一周,甚至更多。他喜欢那些可以让他证明自己的挑战,我也相信我们的团队。”

  虽然2018年的成绩不如意,但好消息是,偏头疼已经超过半年没有发作了。现在,安东森和队伍制定了非常周全的计划,饮食起居都非常小心,特别是需要大量的休息时间。全国锦标赛夺冠后,安东森说自己在决赛前一晚梦见偏头痛发作了,决赛只能退赛。可想而知这病对他的影响之大。

  梦想和哥哥共战汤杯

  安东森是球迷对他的习惯称呼,他的全名是安德斯?安东森,他还有一个哥哥叫卡斯珀?安东森。卡斯珀比安德斯年长3岁,两兄弟从小一起训练,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。有时候,两兄弟在比赛中相遇,现在主攻双打的哥哥也丝毫不比弟弟逊色,多次逆转战胜弟弟。

  他俩的对话也很有趣,安德斯会在哥哥面前“吹嘘”自己,而卡斯珀会反击一句“我不认为单打我会输给你啊”。关于弟弟,卡斯珀最想吐槽的就是说话。他说:“你别想跟他辩论,你绝对说不过他的。只要他不同意一件事情,他能找出各种逻辑和论据来辩驳,他能说一小时,真的。”

  两兄弟在丹麦国内挺出名的,现在,安东森主攻男单,世界排名已经来到第15,而哥哥卡斯珀主攻双打,世界排名第56。由于在各自单项的位置不同,他们很少能一起出战国际比赛,但两兄弟依然经常交流,各自努力奋斗。他们最大的梦想,就是一起代表丹麦国家队出征汤姆斯杯。

  (羽毛球杂志)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